返回列表 发帖
回复 5# sdfgsd3f526d5f
 我们在客厅内稍事休息了一下,强子就闹着要给我接风,于是我们就出去准备喝酒。
  
  天已经是傍晚了,我们四个走出宿舍楼,没走多远就到了街上,这时的街上可不像白天一样了,两边站满了美女!
  
  她们穿的衣服有的很暴露,有的很艳丽,身上传来浓重的香水味,长的都非常漂亮,都很年轻,在我看来,大概十几岁的有很多,长相比影视里的明星也毫不逊色。
  
  我们一路走来,只见那些小姑娘和小鸡他们打招呼,看来也是老相识了,有个非常漂亮的美女拉着我笑道:“江哥呀,这位哥哥怎么没有见过呀,新来的么。”
  
  小鸡笑道:“算你猜对了,他今天才过来。”
  
  那美女笑的更开了:“那要不要我今天陪陪哥哥呢。”
  
  初来乍到,我不禁被她们的开放所惊诧,当然更多的惊诧是因为她们的美丽,难怪全国的美女都不好找,原来都跑到容易捞钱的地方去了。
  
  我楞了片刻,没有说话,那美女伸手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我下意思的就接到手里,没想到这下可惹了麻烦了,别的美女看我接了名片,纷纷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我,
  
  “这是我的,我是四川的。”
  
  “这是我的,我是东北的。”
  
  “我是上海的。”
  
  。。。。等等
  
  只一瞬间,我手里就多了几十张名片,好家伙,基本上全国各地的美女都有了,我拿着厚厚的一沓名片不知所措,小鸡这时笑道:“好了,别闹了,我们先吃饭去了。”说着拉着我就走开了。
  
  我们没走多远,前面就是一个酒楼,我们到了二楼坐了下来,我不禁叹道:“唉,真是比国内开发啊。”
  
  强子呵呵笑道:“在这里,基本上咱们的法律都不管用,什么黄赌毒啊基本上没人管,所以才能造就了这里的繁华,早在两千年之前,这里差不多还很荒凉呢。”
  
  军子提议道:“阿龙才来,不然晚上找个美女给阿龙洗洗尘吧。”
  
  我哈哈笑道:“谢谢兄弟们的美意,我看这就不必了吧。”
  
  小鸡也坐在那里偷笑。
  
  我拿着那一沓名片,仔细看去,不看不要紧,一看特惊讶,这名片也太露骨了吧。
  
  第一张名片上写:东北美女为您服务,吹拉弹唱,姐妹双飞,3P,保君满意,为君冲喜,祝您大红大紫一炮到底。下面是电话。
  
  第二张名片上:上海美女,竭诚为您服务,只有您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做不到的,每次三百,包夜六百。。等等
  
  基本上每张名片上都有冲喜二字,看来主要是针对那些来这里赌博的豪客。
  
  名片上写的让人热血沸腾,有的名片上还有相片,也不知道那个相片是不是本人。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噼里啪啦

TOP

回复 4# sdfgsd3f526d5f


    很多人只要进了赌场,便浑身热血沸腾起来,只想立刻到赌桌前厮杀,可是我此刻竟然没有了赌博的念想,因为我知道我已经囊中羞涩,兜内空空,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小鸡吧。
  
  在缅甸维加斯赌场内转完一圈后,小鸡说:“龙哥,先去我住的地方吧。”
  
  我当然同意,毕竟已经到了地方,什么都看过了,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不错的,我和小鸡出了赌场往外走。
  
  出维加斯赌场不远的地方,拐个弯就是一处楼房,小鸡带我上去,来到二楼,拿出钥匙打开门,房间是三室一厅的,大厅里有两个人正躺在沙发上,翘着脚放在茶几上看电视,听见门响,回头看了看。
  
  小鸡带着我走进客厅,介绍道:“强子,军子,这是我的老兄弟,阿龙。”
  
  又对我说:“这个是强子,这位是军子,和我一样,都是内保。”
  
  这时强子和军子已经站了起来,掏出烟递给我:“我们和小江都是兄弟,以后咱们就是自己人了。”
  
  强子个子和我差不多,但是身体非常健壮,不过却有些黑,就是那种常年在地里劳作被太阳晒的那种黑,而军子个子和小鸡差不多高,也很健壮。
  
  不过我发现他们的发型都一样,很短,不是板寸就是大平头,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内保的关系,他们经常打架,头发这样短是为了打架的时候不让对方抓住,如果对方抓住了自己的头发,那么自己不但挨打没有还手之力,而且非常的丢人。
噼里啪啦

TOP

回复 3# sdfgsd3f526d5f


    小鸡带我走进维加斯赌场,赌场门口站着两个保安,身高体壮,看着小鸡带着我过来了,对小鸡点头致意:“江哥”
  小鸡随意点头,一边带我进去,我说:“小鸡,这保安都归你管吗?”
  
  小鸡摇头道:“我还不是保安队长呢,我只负责内保。”
  
  赌场里装修豪华,金碧辉煌,里面的服务小姐个个貌美如花,身穿赌场制服,里面的员工看见小鸡,基本上个个点头致意,我只听得不停的有人跟小鸡打招呼,看来小鸡在这里混的不错。
  
  维加斯赌场很大,但是里面比较安静,基本上像学校里的自习课一样,人们都小声议论,并没有大声喧哗的,大厅内有张经理桌,那里坐着两个穿着整齐的人,还系着领带,胸口的牌子上是经理。
  
  小鸡领着我在赌场内转了一圈,介绍道:“这里有百家乐、二八杠、轮盘、色宝和龙虎斗等赌法,大厅里的都是小注,要赌先得换筹码,最小的是五块的,里面还有包间,上面还有贵宾厅,贵宾厅不是每天都开的,只要一开,就表示赌场有大进账。”
  
  我虽然在家里也赌,也上过不少场子,但都没有这里的赌场这么豪华,这么多赌局、赌法,也是啊,毕竟是境外,赌博合法的,在内地哪里赌博不是偷偷摸摸的呢。
  
  我站在龙虎斗的桌前,仔细的看荷官发牌,桌前围了很多人,有的神情毫不在乎,有的两眼直盯着的荷官发的牌,还有的带着耳机,不时的说着什么。
  
  小鸡看出了我的疑惑,轻声介绍道:“那些带耳机的是别人委托他们来赌的,他们赌的是别人的钱,赢了是人家的,输了也是人家的。”
  
  我有点不大明白,小鸡耐心的解释道:“那些在国内不能过来这里的,还有有身份的都是在电话里遥控,赌什么在电话里说就行了,同样刺激。”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还有这样赌的,不过这样赌没有亲眼看到,总会比在现场少些刺激。
  
  在这个龙虎斗桌前,有人的面前甚至还有笔和纸,不停的写写画画。
  
  那位漂亮的荷官看起来很疲倦的样子,抬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鸡,没说什么,就又低头发牌、唱牌,看起来她们的劳动量很大。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噼里啪啦

TOP

回复 2# sdfgsd3f526d5f
酒足饭饱,小鸡带着我到了车站,车站里非常破旧,大都是长型面包,看起来最低也有十年历史了,我们坐着这破破烂烂的客车,来到了一处地方。
  
  在这里我们就下了车,小鸡指着前面说:“那里就是边境检查站,咱们从这边绕过去。”
  
  “绕过去?”我疑惑的看着那条小路,小鸡所说的那条小路离边境检查站几乎没有一百米,检查站外面还站着警察四下巡视,我敢百分百肯定那些警察肯定看见我们了,如果我们从小路走的话,他们肯定会抓到我们的。
  
  小鸡看出来我的疑惑,便笑道:“放心吧,他们一般不会管的。”
  
  非法越境这罪可不小,我心里十分忐忑的跟着小鸡走在越境的小路上。小鸡一边走一边说:“其实他们都知道这条小路,但都习惯了,一般不管,除非突击检查了什么的,但只要带的钱不是很多,基本上他们就把你撵回去了,不会抓你的。”
  
  听了这里,我才放下心来。小路周围是甘蔗林,密密麻麻,小鸡又说:“这甘蔗林都是当地人种的,缅甸比较乱,经常死人,所以这甘蔗林里就经常有尸体。”
  
  我不信道:“小鸡,你不是在吓我吧,哪有那么严重的,真的这么乱?”
  
  小鸡笑道:“我吓你干什么?咱们现在已经到小勐拉了,已经属于缅甸了,这里归缅甸军队第四旅管的,枪支泛滥,而且那些尸体大都是输了钱又借了高利贷没钱还的,那些放水的要不回来钱了就把他们打死,没事,只要不招惹他们就没什么事。”
  
  我这才感到原来这里也不是天堂,更加野蛮暴力而已。
  
  大概走了十几分钟,我们走到一处房子后面,跟着小鸡左拐右拐终于出了小巷,来到大路上,我回头看去,后面可不是那个边防检查站么,我们是围着这个检查站绕了一圈,虽然那些警察看得见,但是他们真的不管,也许来往的人太多麻木了吧,不过最主要的是中国怎么样也比缅甸富裕,国人是不会移民到缅甸的,过来这里迟早还是要回去的。
  
  我原以为缅甸有多么繁华,多少高楼大厦,没想到看见的几乎全是二层高的小楼和破旧的水泥道路,这里和我们乡下的小镇差不多。
  
  小鸡看着我笑道:“很失望吧,我刚来的时候也是如此,不过你不知道的是这里是从两千年发展起来的,以前都还是茅草屋呢。”
  
  听了小鸡的介绍,我这才知道仅仅两三年的时间发展到这个模样已经是非常神速了,我实在不该再埋怨这个鬼地方落后了。
  
  街道上四处都是中国字的招牌,有电话亭,水果摊,小饭馆,小旅社,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用看都是中国人,和那些缅甸人根本不同,缅甸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又黑又瘦,身上还有股子什么味道,似乎是他们菜里调料的味道,就好像咱们的孜然或者香菜撒了满身一眼,不过我闻着十分不舒服。
  
  小鸡带着我一直向前走,老远指着一处装修豪华的楼房说:“那里就是新东方,不过它只能算二等,最好的赌场在这里。”
  
  我此刻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本来我就转向,只是从来的路向左走,突然繁华起来,只见最少有三间大赌场,好几家典当行,和很多酒店,繁华也只是相对于整个迈扎央来说,当然比起来最起码能和国内的县城繁华街有一比了。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噼里啪啦

TOP

回复 1# sdfgsd3f526d5f


可是,这打定主意了又该去哪呢?南下淘金?不过打工罢了,做生意又没有本钱,说来也是也是命运自有安排,这几天我待在网吧里玩,想着在哪里弄些钱去外面闯闯,QQ上一个朋友亮了。
  
  这个朋友叫小鸡,原名叫小江的,喊着喊着就变味了,所以就叫他小鸡了,外号不代表本人,小鸡比我小几岁,我一米七五,小鸡却一米八多!
  
  我们俩在上学时认识的,关系极铁,谁要找我麻烦,我说打谁,他第一个就上,我们俩有钱了大吃大喝,没钱了每人一瓶二锅头就咸萝卜干也吃过。
  
  早些年间他说要到外面闯闯,我呢也想去,无奈被家里人拦着,给我准备了些钱在市中心副食批发市场批发些副食回来再批给小卖部。
  
  渐渐的,也存了些钱,无奈染上赌瘾,这才落了这个境界。
  
  我打开联系,以下是聊天记录:
  
  小鸡,干吗呢?
  
  龙哥啊,呵呵,刚下班,好久没上网了,玩一会就去休息了。
  
  小鸡,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哦?以前不是给你说了么,我在当保安啊!
  
  哦这样啊,我忘了,你在哪里呀,我也想去玩玩,有什么挣钱的路子没有啊?
  
  哪里有挣钱的路子呢,不过是打工罢了,要不你过来玩玩吧。
  
  那你在哪呢?我怎么去找你?
  
  我在缅甸小勐拉的维加斯赌场里,你到西双版纳给我打电话就行了,你自己过不来的。
  
  呀,这下我可来了兴趣,以前小鸡给我说过在广州,后来又到了缅甸,不过那时间我正沉迷在赌局之中,哪里还能关心别的事情,只记得当时也曾笑道:“小鸡你也算出国了呀。”却没想到小鸡居然到了缅甸维加斯赌场里做了保安。
  
  缅甸维加斯赌场,这都使我迫切的想去的地方,而且缅甸离金三角很近,枪支等交易很容易,没有国内这么严格,我就想去浑水摸鱼,反正我现在是光脚。
  
  过了几天,我就从郑州坐火车到了昆明,然后从昆明做客车转到西双版纳,一路奔波劳累,让我虚弱的身体很是吃不消,不过好在终于到了。

  到了西双版纳,我找了个旅馆,并给小鸡挂了电话,小鸡表示下了班就过来。
  
  西双版纳不是很大,永不了几个小时就把街道转了一圈,街道很干净,玉石市场很繁华,街上随处可见外国人在谈论什么,可是深入之后,你才会发现,看到的永远只是表面,里子里不用心是看不到的。
  
  逛了一会就没有了兴趣,转身回到了旅馆,开了门躺在床上休息,到了陌生的地方不太适应怎么也睡不着,就走出来到处逛逛,旅馆是家庭旅馆,很清洁也很干净,前厅有几个沙发和桌子,老板娘正坐在那里和一个邻居聊天,我也就坐了过去。
  
  老板娘朝我笑了笑,又给我倒了水,我坐下来,喝着水,听着老板娘和邻居闲扯淡。
  
  她们聊了几句,话题又转到我身上来了,老板娘问道:“小伙子,你来这干什么呢?”
  
  我笑道:“我来看看这里能挣钱么。”
  
  老板娘摇摇头:“这里的钱可不好挣,我猜你肯定是奔着赌场来的吧。”
  
  我惊诧了,被人一语说中心事,谁能不震撼,老板娘又说:“这里的赌场都撤了,转到境外去了。”
  
  “哦,以前这里也有赌场?”我还真不知道在西双版纳也是有赌场的。
  
  老板娘点点头:“是啊,以前就是赌场就是在这里的,不过前几年管的严了,后来才转出去的,你也是来赌的吧。”
  
  我苦笑,我倒是想赌,可是有钱赌吗,我说:“我有个朋友在这里,我是来找工作的。”
  
  老板娘说:“只要不赌就好,这里好多人都因为赌钱被打的半死,早前一个小伙子被吊起来打,向家里要钱,家里拿不出来,就被打残废了。”
  
  我听后被震撼了一下,虽说这里是中国边缘地区,可是不能这么野蛮吧,老板娘看来不像是在吓我,而且古道热肠劝我不要赌。
  
  老板娘又说:“基本上来这里的外地人都是赌钱的,不过我劝你不要赌。”
  
  真的很感谢这位老板娘,不过上了赌瘾的人仅仅会因为别人的三几句话而放弃赌博吗?当然不会,除非输光了。
  
  话不投机,我和老板娘略略聊了几句就回房睡觉了,正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机向了,我抓过手机,里面传来小鸡的声音:“龙哥,我在瑞丽呢,你在哪里?”
  
  听到小鸡的声音,我完全醒了过来,一时间我也说不出是在哪里,于是要小鸡说了地址,我打车去找他。
  
  老远我就看到小鸡站在那里,几年不见,他长的又高又壮,只是皮肤黑了些,想必是保安工作的需要,所以小鸡整日里板着脸。
  
  我下了车,小鸡正盯着这出租车,看到我下来后,小鸡哈哈大笑,上前两步接过行李:“好几年没见了,你怎么瘦了。”
  
  因为赌博,我日夜憔悴,饭吃不进水喝不下,巨大的心里压力压抑着能不瘦么,好在离开赌局已经有些日子,我已经不再因为赌博而伤神了,我摇了摇头:“别提了,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
  
  小鸡笑道:“不是人还在么,走,先吃饭去。”
  
  随便找了个饭馆,交待了几个菜,我们就坐下来喝起了啤酒。
  
  小鸡拿起啤酒给我满满的倒了一杯递给我:“龙哥,你现在怎么搞的呢,不是在家做生意么?”
  
  我苦笑,端起啤酒一饮而尽:“都输光了。”仅仅四个字,仿佛抽干了我全身的力气。
  
  小鸡听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喝着酒,似乎在给我一点恢复情绪的时间。
  
  我们默默的喝着酒,良久,小鸡开口了:“龙哥,你知道赌博有假吗?”
  
  我想了想才说:“我也听过有假,可是没见过啊。”
  
  小鸡摇摇头:“人家出千还能让你看见了?一般来牌的都会出千,就连赌场也出千呢!”
  
  “哦,赌场怎么出千呢?”我的兴趣被小鸡勾引起来。
  
  小鸡说:“别的不说,就荷官发牌出千的绝技就不会少了。”
  
  他这么一说,我更加急切的想到缅甸维加斯赌场看看,但是我还是相信我的眼睛,相信我输光的那些钱,那些牌局没有作假。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噼里啪啦

TOP

返回列表